跳转到主要内容

恐惧助长了我们的“需要”控制

作为女性,恐惧是我们追求控制的主要动机之一。.我们恐怕不会被爱。我们担心我们在这段关系中不安全。我们恐怕会被拒绝。恐怕我们不够好。恐怕我们不够漂亮。我们害怕的事情太多了!当事情失去控制时,我们中的许多人学会了恐惧,而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感觉不到安全。我们也从我们的祖先那里塑造了我们的神是谁的形象和他的品格,影响了我们的生活,或者说我们的生活缺乏影响力。我将分享一些极其简单的例子,说明我们童年的经历可能会影响我们对上帝和我们丈夫的看法。这本书本身就是一本书,我肯定。这显然比我要描述的要复杂得多,但希望这些例子可能会有所帮助。

我们的父亲被认为是上帝性格的神圣典范——力量和温柔的神秘结合,力量和温柔,圣洁和仁慈,无条件的爱和正义。我们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对上帝和人的期望:

  • 那些生活中没有父亲的女孩,要知道上帝/人不在那里,不可靠,不可靠,而且这些女孩往往培养出强烈的独立精神,学会相信自己。这些女孩常常为拥有一个父亲的形象,无条件地被爱和接受而奋斗,她们可能认为上帝或男人不可能去爱和接受她们,也不可能去理解上帝的性格和爱是什么样的,因为她们在现实生活中没有看到过类似的东西。
  • 在她们的生活中有虐待父亲或父亲形象的女孩会知道上帝/男人是不爱的,无法保护他们,无法阻止坏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上帝/人有邪恶的动机,他们知道他们必须自己控制事物,否则他们不安全。他们很容易形成一个极端扭曲的上帝形象,可能是看不到他们丈夫的好处。(这些珍贵的女士需要特别的专业,经验丰富的妻子导师/基督教辅导员,帮助他们克服深深的创伤和创伤。我没有受过虐待,我不能从这个角度写作。我的博客不是为遭受虐待的妇女写的,精神健康问题,吸毒/酗酒,不忠。如果你经历过这样严重的事情,我祈祷你会寻求上帝的保佑,有经验,适当的律师。我的博客可能对你没有帮助。上帝可以治愈你,他的话适用于我们所有人,但我的话可能不会!)
  • 那些有专横的母亲和被动的父亲的女孩们知道上帝/男人不是很活跃或参与我们的生活,上帝/男人并不真正关心女人,上帝也不负责,男人在婚姻中没有领导权,女人应该领导,男人应该服从妻子。他们也学会了非常独立,负责和控制婚姻。他们可能会形成一个非常扭曲的上帝和男子气概的形象。
  • 很有主宰力的女孩,恐吓的父亲可能害怕上帝/人(以不健康的方式)。等待上帝“扎普”如果他们做了一点“错误”的事他们可能生活在对上帝和男子气概不健康的恐惧中,不知道他的恩典,仁慈,无条件的爱,没有意识到他有任何安全或庇护。
  • 那些有着过分放纵父亲的女孩可能不会真的太在意上帝或他的话(或她的丈夫和他的话),只会考虑他们想要什么,而忽略上帝的建议/他们丈夫的建议,他聪明的边界保护我们,他的圣洁和他们罪恶的严重性。他们不可适当地敬畏神,敬畏神,也不可适当地尊重神所赐的丈夫。
  • 我们中的一些人有着非常虔诚的父亲,但仍然从世界各地(从学校里,我们的事业,教堂,无论是朋友还是媒体),还是从创伤中,我们对上帝和男子气概的理解仍然是非常扭曲的。
  • 如果我们的父亲看起来“软弱”在我们的眼中,或者“不受控制”,或者如果他们有某种类型的嗜好,我们可能觉得我们比他们更有智慧,我们是“成年人”在这段关系中,他们是“孩子”。我们可能对上帝和男子气概有这样的看法,当我们成年的时候。

不管我们对父亲和他的性格以及他对我们的爱有什么看法,我们倾向于相信上帝。不管我们父母的婚姻是什么样的,我们已经“编程”当我们长大后认为他们的婚姻方式是“正常”的时候,我们就和他们一起生活。“对”。我们经常发展关于上帝的观念,建立我们关于上帝作为孩子的神学,仅仅是基于我们与地球上的父亲(和,在某种程度上,我们的母亲:

  • 他并不真的爱我。
  • 我对他永远都不够好。
  • 我必须完美才能让他爱我。
  • 如果我能让他和我在一起,我知道他会爱我的!
  • 他又伤害了我,我不能相信他。我不能相信男人。我不能相信任何人。
  • 他没有保护我。他不能保护我的安全。
  • 他对我很严厉。他心里没有我的最大利益。我不能对他诚实或脆弱。我不安全。
  • 他不理我。我对他毫无意义。所有这些对他来说都比我重要得多。
  • 我永远不会让一个男人像对待我妈妈那样对待我。我肯定我是负责人,决不让任何人伤害我。
  • 他对我有邪恶的动机。

然后,我们最终相信这些关于我们父亲的想法,也要对上帝是真实的——不管圣经怎么说上帝。我们倾向于相信我们与父亲或父亲的经历比上帝的话更真实。不幸的是,每个父亲都是一个罪人——即使最好的父亲也会在某个时刻失败。有时候,我们无法在头脑中动摇上帝扭曲的结构,因为我们甚至没有意识到我们对上帝的理解有多么的缺陷。

我们也可能对有一个非常不爱的母亲产生了极大的恐惧,可恨或辱骂——或者在我们成长过程中被他人在情感上/精神上/身体上/性上虐待。或者,我们过去可能有过一段非常艰难的浪漫关系,这让我们对自己“值得爱”的能力产生了很大的怀疑。也许有人,即使是牧师或老师,试图利用巨大的恐惧和内疚来操纵我们。或者我们经常被我们最关心的人拒绝。

我们也从我们的母亲那里学到了如何圣经地服从我们的父亲,以及那些在精神上有权柄的人,对我们和上帝(其中一些是我们从我们的父亲那里学到的,也,他与上帝和当权者的关系。)如果我们没有见证我们母亲的尊敬,也没有圣经地向我们的父亲屈服,我们自己学着做这件事会困难得多。

我相信,在恐惧成为我们生活中最大动力之一的所有方式中,可能性实际上是无穷的。不管我们为什么出于恐惧学会做事,上帝召唤我们学会接受他的爱和治疗,学会从爱中做事情。

为了成为基督所期望我们成为的虔诚的女人,我们必须愿意检验我们对上帝所知的一切,上帝的男子气概,虔诚的女性气质,为基督而结婚,为基督而活,并丢弃一切不以神话语的真理为基础的事。我们就要单靠耶稣基督和他的道,重建。我们的生活需要彻底的革新和改造。

我们也倾向于把我们对父亲(或以前的男朋友/丈夫)所经历的男人气概的恐惧和理解理解理解为我们的丈夫也是这样。我们希望我们的丈夫能够弥补我们作为孩子时所缺少的东西,或是在过去的虐待关系中所缺少的东西——并治愈我们的创伤,很多次。我们很容易把丈夫变成偶像(在我们心中比基督更重要的东西),并确定期望在他们身上,他们应该满足我们的精神和情感需求,只有耶稣基督自己才能满足。(我们确实需要某种程度的对忠诚的基本期望,尊重,爱,荣誉,等等……但我们要注意不切实际,破坏性的,或无偏见的期望。)

  • 他必须一直给我无条件的爱。
  • 他必须证明我是他的第一要务,我认为他应该一直这样。
  • 不管我做错什么,他都必须接受我。
  • 他应该停止看电视,停止在电脑上工作,停止工作,和我一起度过每一个可能醒着的时刻,满足我对爱的需求,肯定,浪漫和情感联系。
  • 他应该知道我需要什么。
  • 他应该总是想和我保持情感联系,就像我总是想用言语和他保持情感联系一样。
  • 他应该像我想和他一起祈祷一样和我一起祈祷。
  • 他应该是我的英雄。
  • 他应该像基督一样。
  • 他应该永远保持坚定不移的优雅,对我的怜悯和宽恕。
  • 他不应该得罪我。
  • 他不应该让我失望,永远不要离开我,永远不要抛弃我。
  • 他应该…
  • 他应该…
  • 他应该…

如果我丈夫不做我想让他做的事,我就不好了!

  • 我必须得到他的爱。
  • 我必须是他的第一要务。
  • 我必须感到被爱,听到他告诉我他爱我。
  • 我必须和他在一起有更多的时间。

否则我会感到不被爱。这是不可接受的!我必须一直感到被爱。

有时候我们也会犯错误,总是相信自己的感受,即使我们的感情没有告诉我们真相:

  • 如果我觉得和他没有联系,我们没有联系。
  • 如果在这一刻我没有感受到爱,我不被爱。
  • 如果我感到孤独,我一个人。
  • 如果我感到害怕,我有充分的理由害怕,我的恐惧总是有理由的。(有些恐惧是合理的,但有些不是。)

我们对这些事情的感觉并不总是准确的!

然后我们认为:

  • 我不能感到不被爱。我作为一个人的价值和价值完全取决于我的丈夫爱我的方式,我想被爱。如果他不按我想要的方式爱我,我最大的恐惧将会成真!!
  • 我生活中的幸福和满足完全取决于我丈夫在我想让他按我认为他应该做的方式做我想让他做的事情。
  • 我丈夫要为我的幸福负责,不是我。
  • 我不为自己的情绪稳定负责,知足,幸福,履行,和平与欢乐。

所以…

  • 我会爱他,让他爱我。
  • 我会善待他,让他善待我。
  • 我要为他做事,给他东西,使他按我所愿的方式照顾我。
  • 我会告诉他该怎么做,这样他才能满足我的需要。
  • 我会让他以我想被爱的方式爱我。
  • 我会向他发号施令,要求我的方式,因为我不会让自己经历最深的恐惧,拒绝和感觉不被爱。

如果他不按我所希望的方式爱我,我完全有理由恨他,因为他辜负了我而不尊重和伤害他。如果我觉得自己不被爱,我会得罪他,因为“他应该以我希望他爱我的方式爱我。”

当我越来越多地试图控制我的男人,让他爱我(出于恐惧):

  • 我破坏了我们的亲密关系。
  • 我破坏了他的男子气概。
  • 我阉割了他。
  • 我不尊重他。
  • 我伤害了他。
  • 我把他推开了。
  • 我变得如此尖刻,以至于他爱我变得越来越困难。
  • 我把他闷死了。
  • 我用否定,批评,讲座,嘲笑,讽刺,嘲弄,羞辱,操纵,内疚,如果他不按我告诉他的去做,人们会高兴的,或者我扮演殉道者试图控制他。
  • 我挖开我的爪子,更努力地迫使我前进,因为我不能面对我的恐惧。我甚至看不到我正在创造我最害怕的东西。我甚至看不出我是愚蠢地用自己的双手和自己的言辞和态度拆毁了我的婚姻和丈夫。
  • 我越来越绝望,又穷又粘。
  • 我变得无法满足。

最终,我丈夫意识到他不能满足我的需要,求你,或者满足我,他甚至放弃尝试。这不值得他花时间,因为不管他多么努力,我都要鄙视他。他永远无法衡量,他永远也不可能是完美的——在我看来,他不能是基督。他永远不能让我快乐,每次见到我他都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因为他觉得不安全,所以他更容易闭嘴,尽量远离我(或愤怒地回应)。受人尊敬的,爱,感激或珍惜我。

我的动机不是用基督无条件的爱无私地爱他,也不是为了祝福他和尊敬上帝。我的动机是让他给我想要的。我的动机是自私的。我的动机是因为害怕得不到我想要的。这不是上帝所说的“爱”。这是世俗的,康乃尔,罪恶的“爱”。

明天我们将继续第二部分我们将讨论如何面对我们最深的恐惧在第三部分我们将讨论在基督里战胜我们的恐惧

相关:

对和睦的妻子的尊重——放下期望,第1天

期望——第1部分

期望-第2部分

期望-第3部分

期望——第4部分

丈夫有期望,也是——格雷西奥内的旅程

感觉

注释已关闭。

%D像这样的博客: